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能源

张抗:改革是页岩油气发展的关键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曾组织专家对全球页岩油气资源作了两次初步测算,均将中国页岩气、页岩油资源量置于世界前茅,中国亦是目前除美国外投入这方面研究和勘探最多的国家。中国页岩油气前景如何,不仅在国内引起热烈讨论,也引起世界能源界关注,见仁见智说法不一。

  本年6月在夏威夷的美国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论坛刊物PacNet上的一篇文章《「油气革命」与中国擦肩? 》(Will the "Oil and Gas Revolution" Pass China by?)引起了我们的关注,该文作者Jonathan Chanis(以下称作者)在新兴市场投资、商品贸易等领域从业二十五年,对亚洲能源有较深的研究。笔者谨在此对该文作介绍和讨论。

  该文指出:「制约中国石油、天然气革命的因素可分为两方面:客观因素和机制/文化因素」。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硬、软两类条件。硬条件「包括地质、水文及管道网络等」。而真正影响中国页岩油气发展的是「产业结构和经营环境,油气能否走向成熟的的市场经济」,即软条件。

 

  硬条件的约束不是关键

 

  该文认为硬条件中首先是地质资源:「尽管中国页岩气资源量数字有一定差别,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页岩含量相当丰富。」「至于水资源,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及其他机构明确提出,中国严重缺水。但随着控制压裂用水最小化方面取得缓慢、平稳进步,中美两国每年用水制约情况得以缓解」。中国天然气管道不足,特别是「管道领域的垄断进一步限制了中国天然气行业的发展」。但作者注意到中国管线建设的规摸和增长量处于世界前列,指「中国正加强自身管道网络建设」。

  需要笔者补充的是:管道的公平准入问题将在近年内解决;目前各地已生产的许多非常规油气可以就近消化,如以压缩天然气(CNG)、液化天然气(LNG)向附近用户销售,包括民企参与的合营管线的出现甚至为今后的规模生产开辟了下游的路径。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更为油气就近销量和与其他能源(如风能、太阳能)联合、互补式利用拓宽了道路。显然,页岩油气等的运输,利用上的困难远没以前设想的那样严重。

  业界对中国页岩油气硬条件不足的议论,最多的可能是技术水平和设备。对此,作者没表现出过多的担心,而是着重指出与美国的差别在于:推动页岩油气开拓的主体、实施技术创新的是大量中小公司。 「美国天然气产业能够如此成功,其重要原因在于成百上千独立公司活跃在该领域。这些公司具有创新性,能够灵活快速地部署上百个钻探设备、敏锐地实施勘探生产工作。」中小公司的经营理念使他们对「油气生产链和经营文化的不确定性接受度更高、对个体的重视度高于集体,而对等级关系容忍度更低,凡此种种更加鼓励冒险精神」。

  笔者需要进一步指出:许多业内外人士对中国页岩油气的技术基础存在严重的误解。确实,中国与已经规模开发近十年的美国肯定存在着明显的差距,也不能把美国技术简单的照搬到中国。其实,这个问题在常规油气中亦存在,地质条件不同、地下情况的复杂性和明显的非均质性,使勘探思路,工程工艺在同一国家的不同盆地、甚至同一盆地不同区块都会有所不同,都要做新的探索。油气勘探开发者对此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笔者还要强调一个事实:已进行工业开发的非常规油气,即致密(砂岩)油气、页岩油气、煤层气有着共同的核心、主体技术系列──水平井和压裂。美国正是在致密砂岩油气的长期开发中使这两套技术走向成熟并与其他配套技术结合起来,进而将其先后应用于煤层气、页岩油气,从而取得非常规油气的大发展。

  而中国在致密砂岩油气的艰苦开拓中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大致说,致密油、气已分别占全国油、气产量的近四分一和五分一。这本身就雄辩地说明了中国在水平井、压裂及相关配套技术上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某些方面还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体制改革是发展关键

 

  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软条件「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矿权」。没有矿权就不可能进行合法的地下资源勘探开发。中国现行的法规只充许少数几个国家石油公司取得油气勘探开发矿权,这就使其他国有企业、特别是大量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被排除出油气上游,从根本上阻碍着油气走向市场经济的道路。

  由于未能执行已登记区块在约定年限内未完成约定工作量时必须缩小或退出区块的规定,致使区块成为国家石油公司「终生」占有并达到了对全国有利区的「全覆盖」 。这样,当以页岩气新矿种名义降低准入门槛对各类企业(实际上国油企不会参加)招标时,所能拿出的区块大多位于地质条件不够好、交通困难地区,这对页岩气起步难有大的推动。区块准入不解决,垄断不能打破,油气难以发展。

  环境问题说到底是监管问题。作者分析美国经历的曲折过程,指出「多级监管的联邦体制更容易解决这些问题」。监管的完善避免了环境污染,开发历史早而又治理了污染的地区目前成为最支持页岩油气开发的地区。以宾夕法尼亚州为主体马赛洛斯页岩气区即为一例,中国鄂尔多斯盆地致密油气的大规模开发也并未引起明显污染。与矿权管理并列,环境监管体系的建立、相应法规的完善和实施都有赖于体制改革的推进。

  对于页岩油气发展中必须的理顺气价和税费优惠等改革措施,作者持较乐观的态度,认为他们在中国的实施要比在其他新兴经济体「相对容易些」。

  作为一个国外研究者,作者明确、友好地提出建议:如果中国不想使「油气革命」与自已擦肩而过,希望重演美国版能源革命以不持续拉大同美国在能源安全上的差距,那么则须在油气产业上进行更为广泛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改革。这和国内很多观点不谋而合。

  


 

作者为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高级顾问、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信报,中国围睹,2013年7月27日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