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能源

一带一路助能源外闯 核能行先

    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做了题为「迈向命运共同体 开创亚洲新未来」的演讲,这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共鸣。

 
    会议期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作为指导「一带一路」战略的路线图。
 
能源企业走出去 三大险阻
 
    能源合作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重中之重。「一带一路」国家大多具有丰富的资源优势,希望通过油气等资源优势,获取内地企业发展的资金和技术,开拓多元化的国际市场,推动本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实现富国、强国的梦想。
 
    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世界最大的能源市场,众多中国企业拥有资金和技术的优势,希望参与到「一带一路」国家的能源建设之中,形成从资源国到市场国,从上游到下游的全产业链合作,实现中国能源「走出去」的国家战略,推动内地能源产业转型升级,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油价低迷 成本高昂 政治风险
 
    然而即使拥有这种天然的伙伴关系,「一带一路」战略下的能源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一蹴而就的。
 
    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一带一路」战略下的能源合作将面临以下几大问题:
 
    首先面临油价长期低迷的风险。当前处于美元升值周期,由于页岩气、致密油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多使用压裂技术进行开发,无法轻易进行限产和停产,这导致了油气供给持续增加,同时还有全球油气需求不振、石油库存居高不下等因素,有可能带来的国际油价的长期低迷。
 
    对于致力于海外投资的中国油气企业来说,如果布兰特期货价格低于70美元将严重影响油气企业净现金流。
 
    其次面临上游勘探成本居高不下的风险。即使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油气资源的勘探也远远不是「不差钱」的买卖。预探井成功率国际标准为20%至30%,单井勘探成本对于浅层井来说大约1,000万至2,000万元人民币,对于深层井来说大约6,000万至9,000万元人民币,而这笔钱在短期内都是见不到任何经济回报的。对于众多中国企业,尤其对于「三桶油」(即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之外的企业而言,短期内进军上游勘探领域仍然不太现实。
 
    最后面临着政治风险的压力。当前在全球范围优质的陆地探明原油储藏资源量都在减少,很多优质资源多位于政治高风险地区。东道国的国情、民情往往错综复杂,短期难以解决,而参与海外投资的企业则有时间和资金的限制,需要有较快的资金回报以累积资本,形成滚动开发。这在时间上、资金回报上都造成了由于政治原因所导致的风险,同时企业还需要向东道国政府支付企业所得税、产品分成、矿区使用费等费用,大大稀释了企业的盈利能力。
 
制定海外能源战略 扶持企业
 
    为解决上述风险,中国应该进一步细化「一带一路」的战略设计,制定海外能源合作的总体战略和路线图,同时在国家层次给予能源企业资金、技术和政策上更多的扶持。
 
    中国政府应整合各部门,在科学评估中国能源需求和能源供给的基础上,制定从上游到下游,从传统石化能源到新能源,从能源贸易到能源产业投资和金融合作,从政治、经济、军事、安全等多领域全方位的总体规划。
 
    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关键在于形成安全的全球贸易体系,为此中国应该在海外能源合作总体规划的基础上,形成可行的行动计划,实现权益油气资源开发阶段——核能可再生能源开发阶段——能源经济共同体阶段——以共同体为依托,扩展其他海外能源供给和市场阶段——构建全球能源市场新规则阶段——形成能源人民币国际环流阶段的行动计划,细化每个阶段的责任主体、任务目标、时间点和行动路径,保证各个阶段按时实现。
     
    同时应建立国家能源开发基金、设立能源开发银行等政策性机构,扶持中国众多能源企业在海外走出去。
 
核能突破口 以市场影响规则
 
    与石化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相比,核能具有独特的优势。
 
    首先与相关国家的核能合作属于技术合作,不涉及资源的所有权,这就保证了相关中国企业的盈利能力,还可以规避石油市场波动所带来的风险。
 
    其次当前可再生能源仍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尽管「一带一路」国家多具有丰富的可再生资源,但无法形成可预期的、持续平稳的供给,大量的弃风、弃光现象也带来能源的浪费,而核能对于工业用能则更为有利,有助于支撑「一带一路」国家工业化的发展。
 
    最后,由生物能到石化能再到核能是人类利用能源的基本趋势,未来中国本身就将是全球最大的核能市场,结合中国在海外的核能建设投资,并与基础设施建设、能源互联网的建设相结合,中国可以通过核能合作开创出一个对全球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市场带来巨大影响的市场份额。
 
    当前,国际能源市场恰如上世纪90年代初的互联网市场一样,将对全球经济从运作机制到市场主体、从配套设施到政治、社会、法律等方面的外溢产生深远的影响,而在这个市场中,中国市场份额和中国的海外投资将显得至关重要,谁搭上了这个便车,谁就获得了发展的机会,谁失去了这个机会,谁就将被不断扩大的全球化贫富鸿沟所边缘化。
 
    因此,在一带一路的能源合作中,中国可以核能合作为突破口,以技术带动市场,以市场影响规则,以此来撬动全球能源新秩序,进而是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形成。
 

怀畅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战略分析师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