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其他

中国亟需经略中亚

 中国要改善在全球外交权力结构中的博弈地位,周边地区的外交经略是理所当然的重点,但包括原苏联中亚五个加盟共和国和阿富汗在内的大中亚地区,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极为重要、不可忽略的地缘政治博弈中心和对外开放的国际大通道。由于近年来美国重返亚太,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而遏制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地区不断唆使其仆从国对中国进行挑衅,一定程度上在中国周边地区的东部和东南部形成了外交僵局。相对而言,在大中亚地区,美国及其盟友涉足不深,经营不久,再加上遭遇世界性经济危机,西方国家的实力相对削弱,在此地的存在显得强弩之末而力不从心。中国在这个战略方向的突破和反制,声东击西,避强击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中国的内部原因来分析,新疆地区的分裂势力和恐怖势力问题现在集民族矛盾与宗教矛盾于一身。这个危局从一开始就有境外势力的扶植和参与,如今国际化趋势更是愈演愈烈,与中亚地区整体局势、相联系的区域外大国、伊斯兰世界以及当前的霸权国家美国的一举一动息息相关。当前内外形势迫人,国家决策层应顺势而为,在经略中亚问题上作出顶层设计和整体外交部署,对外要解决周边局势稳定和国际通道顺畅的问题,对内要解决地区分裂势力、宗教极端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的问题,双管齐下,内外兼顾,积极进取,有所作为。

大中亚地区的宗教矛盾、民族矛盾和国别矛盾错综复杂

大中亚地区六国各族人民大都信仰伊斯兰教,民族分布复杂,在苏联时代被压抑的宗教情绪以及民族矛盾,在原苏联中亚五国独立后,由于外部势力的刻意介入挑拨而呈暴发状态,而阿富汗内战本来就是苏联崩溃的诱因之一。由于大中亚地区诸国大都经济欠发达,国界划分与民族认定存在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原有的社会权力结构经过战乱和独立后大部分业已失效,因此各类社会政治矛盾较为突出,使得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和政治异议力量均甚嚣尘上。这些势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沆瀣一气,同恶相济,造成了该地区长期不稳定局面。至于阿富汗,则自苏联入侵以来,就处在宗教极端势力与世俗政权的拉锯战中,至今还没有平息。原苏联中亚五国的绝大多数民族如哈萨克族、土库曼族、吉尔吉斯族和乌兹别克族等属于突厥语系民族,与土耳其人有着密切的种族语言亲缘关系,因此,土耳其与中亚地区虽然并不接壤,但是对“掺乎”中亚事务格外热心。与土耳其主导的泛突厥主义运动有着密切关系的“东突”势力以及宗教极端势力,在本地区形成了一张地下网络组织,对中国大西部地区的稳定和发展造成了极大威胁,使得原本可以成为中国对外开放与交流通道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作用的发挥深受限制。

中亚地区长期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均与美国自阿富汗战争以来在台前幕后的培养、纵容、操纵和利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外交最擅长的手段就是将不驯服势力既打击又利用,在敌我关系转换时绝不会有任何道德情感上的拖泥带水而在理智和利益上纠缠不清。美国可以一边在阿富汗扶植“民选”政权与宗教极端势力塔利班组织作战,一边鼓励以“东突”为代表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在中亚地区兴风作浪危害中国。这正是美国养痈为患、患在他人的伎俩。美国最担心的地缘政治格局就是欧亚大陆各国联合起来排斥美国的介入,因此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把战略斗争的重点放在欧亚大陆的枢纽中亚地区。美国很乐意看到土耳其怂恿“东突”势力冲锋在前,为他人作嫁衣裳;美国也乐见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在中亚五国竞争势力范围;美国也乐见伊朗和巴基斯坦互相敌视;至于印度染指中亚,美国也不反对,当然反对也不一定有用。虽然美国国力强大、经验老到、手腕巧妙,但在中亚地区并不能一锤定音。因此美国的所作所为就是把水搅浑,浑水摸鱼,越乱越好,越乱美国就越有插手和存在的理由。美国外交决策者的战略视野一贯宏大,从不把地缘政治斗争局限于中亚一隅,而是真正以中亚为枢纽,放眼整个欧亚大陆的战略格局。

当前美国实力相对下降,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从正面围堵中国,在中东和中亚地区越来越倾向以搅局、“放疯狗”为手段来防止其他势力对美国取而代之。美国绝对不会轻松让中国在中亚获得优越的地位,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还没有最终撤出,与塔利班组织是否会化敌为友,利用塔利班组织在中亚的搅局来实现美国的战略利益如同在中东利用IS组织(“伊斯兰国”)一样还有待观察。当年美国在越南故意遗留巨量军火,就是诱导越南利用这些军火跟中国开战,中国要谨防这一幕在阿富汗重演。而中国要限制美国在中亚的搅局,在目前看来就是与俄罗斯通力合作,绵里藏针,后发制人,釜底抽薪,在外交思路和顶层设计上把美国势力排除出中亚。

大中亚地区形成和平、中立与开放的格局对中国最为有利

对于中国来说,包括阿富汗在内的大中亚地区六国在地缘政治、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等领域都具备极其重要的意义。对中国而言,发展是硬道理,和平安定的地缘政治局面则是经济增长的关键。中国需要一个和平、中立与开放的中亚地区作为原料供应地和产品市场,以及在中亚构建通往西亚和南亚的运输通道和输油管道。中国经略中亚的最佳目标就是以周边大国的谅解与协调为前提,维持中亚六国和平、中立与开放的格局,促使六国尤其是阿富汗在政治体制和社会文化上进一步现代化转型,对中亚六国至少是原苏联中亚五国组建的内部经济一体化联盟乐见其成。总而言之,大中亚地区六国以形成和平、中立与开放的类似东盟的体系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边疆稳定和区域外交博弈地位最为有利。如果六国内部互相猜忌,矛盾重重,则分散精力和力量,事倍功半,更利于心怀叵测的大国挑拨离间。

目前大中亚地区六国各有不同的地缘政治处境和经济政治诉求,土库曼斯坦早已退出独联体,成为联合国承认的永久中立国,不参加任何由俄罗斯主导的地区组织;乌兹别克斯坦则自愿中止了由俄、白、哈、吉、塔等国参加的欧亚经济共同体组织的成员资格;阿富汗则继续陷入“准内战”的格局中,一方是以西方势力为依靠的“民选”政府,一方是妄图卷土重来的塔利班组织。这三国对俄罗斯实际上很警惕,珍惜自身来之不易的独立以及中立地位,对俄罗斯以外的大国介入中亚地区事务则实质上持欢迎态度,且阿富汗现政权有赖于外部势力的援助才能维持下去。虽然这一态势对中国有利,但也要看到其对外部大国尤其是美国与印度也是如此。其他三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关系较为密切,且与中国接壤。

中国要把整个大中亚地区六国当作一个整体来经略,因为中国与六国在亲疏程度上差别不大,中国着力推动中亚六国的地区联合,就显得在该地区没有私心,也就没有特别的利害关系。以六国地区联合为核心的大中亚合作框架,是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内修改完善还是“另起炉灶”,可视具体情势的演变而定,在战略应对上,思路清晰与利害关系明确远比具体的手段设计更为重要。对于中国来说,如能在外交上推动中亚诸国的彻底中立化最为理想。如能让以中亚诸国为主体的维和部队有效解决该地区的“三股势力”以及境外大国操纵的破坏势力,则中国将站在最为有利的地位上,获益有望最大化。

中亚地区周边接壤国家和相关大国的外交特性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在地理和历史上均有紧密关系,把这两国的领土放在一起观察,除了与中亚地区相连的兴都库什山脉北坡以及与伊朗犬牙交错的萨比里湖低地以外,在地理上都应该算是南亚次大陆的东北自然边疆地带。把这两国拉进大中亚合作框架,是因为这两国毗邻中亚,在地缘政治上极为重要。美国对这两个国家下功夫很深,对两国政局有着极深影响。中国在中亚既需要对冲掉美国的影响,又要明确把印度阻挡在这个框架外。这就需要有效把握巴基斯坦对阿富汗的“念想”,顺水推舟,惠而不费。通过巴基斯坦阻止印度将手伸进中亚,中国通过非显著途径和方式支持巴基斯坦即可。巴基斯坦在原苏联中亚五国的存在感较弱,这源于巴基斯坦经济实力有限;其当年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扑朔迷离的关系,导致原苏联中亚五国对其高度警惕。由于这五国多年来深受苏联世俗化政治文化统治的影响,对塔利班这种教权专制的统治风格极度反感。

与其被动等待美国在阿富汗放出胜负手,先声夺人,中国不如在战略上料敌机先,主动出击,乐见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确立某种战略优势。中国在中亚经略中对巴基斯坦的“定位”就是既让巴基斯坦有所作为,又不至于节外生枝。而这个“定位”由中国以外的国家来出面,可谓顺时应势。

在历史上,波斯帝国曾经统治中亚大部分地区,波斯文化和波斯语在中亚地区曾有很高的地位。但是目前,除了塔吉克斯坦以外,只有土库曼斯坦在近代历史上与伊朗的渊源较为紧密,但在伊朗人民的历史记忆中,二者并非天作之合,温柔甜蜜。中亚国际大通道要连接中东石油产区,必须要经过伊朗国土,而伊朗本身也是产油国。因此伊朗是中国在中亚地区周边大国外交的重点,中国要尽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成全”伊朗的利益诉求。

土耳其与中亚突厥语系四国在种族、语言和文化上渊源颇深,其对中亚的胃口颇大,投入甚多,有总揽中亚全局、充当中亚国家领头羊的盘算,其外交目标有与中俄两大国迎头相撞之势。但土耳其实力有限,且不与中亚地区直接接壤,再加上与伊朗博弈,这更加限制了它原本就有限的力量发挥。但是中亚相关诸国在外交上对土耳其还是有所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泛伊斯兰主义跨国界、跨民族的宗教情感,在上述三个与中亚地区有密切关系的穆斯林大国中,不乏以泛伊斯兰主义领导与整合中亚地区诸国的政治力量。上述三国中,巴基斯坦因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从未对中国境内的穆斯林问题有过表态。此外,土耳其还有泛突厥主义的种族情感诉求,这双重情感的存在,对中国来说存有隐患,也是中国经略中亚的的难点。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与伊朗、巴基斯坦和俄罗斯之间矛盾重重,从而限制了自身行动自由。

美国和印度是中亚新来的搅局者,这两国在中亚的存在对中国来说总体是弊大于利,而且使中亚局势变得异常复杂,超出了中国的调控能力。对于中亚国家来说,印度是为了平衡巴基斯坦而引进;对于美国与俄罗斯来说,印度在中亚是作为平衡中国而乐见其存在。美国始终是中亚乱局最大的策划者和受益者。因此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两者都必须明确加以规制。

采取任何行动的关键,都在于赢得俄罗斯的谅解与合作

俄罗斯在中亚的存在由来已久,局势则多有反复。虽然俄罗斯在中亚地区资本雄厚,渊源颇深,但面临着与美国等区域外大国的明争暗斗以及中亚各国的防范,其在中亚地区统合格局进一步扩展的空间有限,其实力正处在缓慢下降的长期通道中。对此中国应该认识到,不管俄方在中亚地区如何对中国暗加防范,中俄之间的现实利益在总体上毕竟是合作大于竞争。因此不管中俄之间有何竞争,中国应谨守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底线,以扩大与俄方的双边合作来作为中国与中亚国家多边合作互动的基石。注重经济利益与其他利益自然而然地扩展,促使最大限度有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的中亚格局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丧失中亚五国,尤其是“倒贴”出去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一大片土地(包括极其重要的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和卡拉干达工矿业中心),对于俄罗斯来说可谓切肤之痛。俄罗斯从来就是把与中亚各国的重新一体化看得非常重要,即便核心成员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叠床架屋”,也不愿意虚化、弱化自身主导成立的独联体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组织。目前,中俄两国在中亚的实力对比可以看作是均衡的。而中俄关系的稳固也在于中俄利益和力量的相对均衡。所以,在中亚问题上,中国应在政治和军事领域默认俄罗斯的优势地位,同时竭力加强自己的经济地位。这就要求中国立足上海合作组织,展开与中亚诸国的地区性组织合作。要做到不慕虚名亦不处实祸,中国的中亚经略方针应完全以中亚六国为核心(如有必要可以暂时不包括阿富汗,因为驻阿富汗的美军地位还未最终明朗),以周边接壤大国和相关利益大国为有效外部支撑,明确杜绝其他素无渊源的外部国家染指中亚的企图,这样设计出来的合作框架或组织才是有实效性和针对性的。

如果中国在全力经略中亚的进程中要取得俄罗斯的信任和谅解,现在也正是时候。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导致俄外交孤立,俄乌两国陷入长期对立,俄罗斯被西方国家集体制裁,而危机的解决遥遥无期。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俄罗斯在外交上需要中国强有力的支持。中国在中亚如有新的外交设想和决心,此时可以选择低调全力支持俄罗斯在其西部进取,在中亚以高调应对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倒行逆施,保持中亚地区作为畅通、和平与中立的国际通道为旗帜和宗旨,组建以中俄两国为双头,中亚六国参加的大中亚合作组织。伊朗和巴基斯坦作为与中亚地区接壤的大国可以作为正式成员加入,而土耳其作为利益相关国家要加入的话,就必须要完全遵守上述宗旨,收敛泛突厥主义的企图。就这一点而言,中国与俄罗斯有共同利益诉求,为此可以设立一个新的合作机制,总部可以选择直接设在中亚某国,而不设在北京,以照顾俄罗斯的情绪。

只要中俄两国愿意联手,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存在还是可以直接排除出去,并非“难于上青天”。针对美国纵容其他国家在东海和南海的挑衅,以及欧美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在中亚方向进行还击既有实际利益,更有地利之便,也间接有利于中国的国家安全。通过上合组织或大中亚合作组织正式宣告,当事国和周边相关国家不承认美国在军事上拥有以任何形式介入原苏联中亚五国的资格,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基地到期必须彻底中止运转。

占据经济与意识形态制高点,推动中亚大合作格局的建立

中国在中亚地区针对俄罗斯在经济上有优势,针对美国在地理上有优势,针对其他周边相关地区大国如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则具备综合国力的优势。中国在中亚地区的竞争优势集中在经济领域。中国的优势在于,与美国相比,中国毗邻中亚地区,在交通方面不必远涉重洋;与俄罗斯相比,中国的制成品物美价廉,基建能力强大,投资能力与俄罗斯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能有效提升相关国家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具有相当大的经济比较优势。在政治上,中国奉行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和睦邻友好政策,不干涉他国内政,愿意促进中亚国家协调发展。因此,中亚诸国与中国合作,互通有无,有百利而无一弊。中国大西部地区的开发需要一条开放性的国际通道,更需要和中亚各国协调共振发展,以获得双赢互利的效果。因此中国经略中亚必须经济先行,实惠到手,上海合作组织或者新的大中亚合作组织,要以经济合作为主要活动内容和建设方向。

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六国资源人口分布不平衡,经济社会发展更为不平衡。而且中亚诸国由于经济同质化程度较高,经济整合程度不够,利害关系冲突较大,各国与地区外大国的经济联系往往比与地区内其他各国的经济联系还要紧密和重要。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尽管中亚诸国人民的民族和宗教文化差异并不显著,政治体制也没有什么根本区别,但各国之间一体化的愿望和动力相当微弱。且阿富汗以外的中亚五国之间由于长期归属于同一政权,因此它们之间并没有经过密切的经济交往和频繁的利益博弈而形成有效稳定的合作格局。这意味着中亚诸国之间难以进行高层次的自我组织,中国在经济整合中亚地区这一领域具有相当显著的优势,对此应顺势而为,当仁不让。

中国在中亚的优势有限且集中在经济领域。在政治和文化领域,中国则要明确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这一原则不仅针对中亚国家,也是针对中国内部尤其是边疆地区的穆斯林群体。中亚五国独立初期,其内部极端宗教势力猖獗,很大程度上与外部宗教极端势力的强行输入有关。如中俄两国能达成共识,在大中亚合作组织中高举反极端势力旗帜,则中亚地区的宗教极端势力不会成气候。巴基斯坦、土耳其和伊朗都是现代化程度相对较高的伊斯兰国家,唯有阿富汗在此问题上不确定,变数较大,但阿富汗不具备主导发展方向的实力。大中亚合作组织如果以东盟或者更高层次的欧盟作为设计方向,则地区内和平与繁荣可期,中国对此应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发挥经济优势,作出较大的引导性努力。除了特别的心怀叵测的搅局国家,大中亚地区各国对此目标不会有根本的利害冲突。

针对周边国家借力借势,全力促成大中亚地区合作框架

中国欲经略中亚,其稳定与成败的关键不在中亚地区本身而在周边国家。因为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六国在传统上毕竟不是大国,素来没有大国外交棋手的心态,各方面都深受限制,往往沦为地区外大国的外交棋子。

中亚地区周边大国的关系也极其复杂。伊朗向往历史上波斯帝国在中亚的辉煌。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的关系早已非常复杂,美国又介入其中,只能更加复杂。土耳其虽然泛突厥主义的春秋大梦旧梦重温,无奈不与中亚国家接壤,被里海、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伊朗生生阻隔了与中亚在地理上的直接联系。俄罗斯因为大国心态和历史传统一直没有放弃与中亚各国重新一体化的努力,但是土库曼斯坦退出了独联体,乌兹别克斯坦则自愿中止了欧亚经济共同体组织成员国资格,表明这两国对俄罗斯主导的一体化组织具有强烈的戒心和反感。中亚诸国中,俄罗斯只与哈萨克斯坦接壤,暗藏的领土矛盾也非常微妙,如果两国爆发较大的矛盾,与俄罗斯接壤的哈萨克部分领土前景难言乐观。

在此前提下,周边各大国如何在中亚地区维持力量平衡就成为关键。中亚国家中,跟俄罗斯关系最紧密的是与其接壤的哈萨克斯坦以及参加了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这三国也都跟中国接壤。土库曼斯坦因为跟伊朗接壤,即便其号称中立,与伊朗关系依然紧密。

对于土耳其来说,与俄罗斯在中亚关于种族文化情感和宗教情感上的博弈时大时小,但不会消失。西里尔字母拼写的突厥语和拉丁字母拼写的突厥语之争,就不会消停(在此请注意中国的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突厥语系语言的拼写方式)。伊朗则在较小程度上相应存在阿拉伯字母拼写的波斯语和西里尔字母拼写的塔吉克语(波斯语方言)的困惑。伊朗与土耳其在宗教情感上对中亚的博弈也是或明或暗较劲。巴基斯坦对中亚地区的参与较少,兴趣集中在阿富汗;而伊朗因为历史和种族原因对阿富汗也兴趣不小。两国在阿富汗曾经上演过一场外交争夺战,值得持续关注。

全国为上,破国为下,囊取为上,拾取为下。中国不应超出自身能力试图在中亚地区谋求领土扩张或者以武力扶植傀儡政权。鉴于中亚国家内部以及上述接壤或利益相关的三个地区大国彼此间矛盾特别复杂,中国不应当在上述相关国家中刻意排斥某一方。因为这会造成被排斥国家愤愤不平,怨天尤人,汲汲于外交报复就成为必然选择。中国应以经济利益为主攻方向,将经略的目标放在整个大中亚合作组织(大部分与目前的上海合作组织参与国重合),而不是某一单个国家,要把周边利益相关度高的国家都请进来而不是刻意排斥。具有这样的大格局,才不会为些许蝇头小利而丧失方向感。大中亚地区合作框架内相关国家错综复杂的各类矛盾和争斗,正好互相限制和抵消了各自力量,从而凸显中国在大中亚地区合作框架内最为超脱的地位。一个国家在地缘政治、宗教情感、种族血缘、文化冲突以及国家荣誉等领域与其他国家的外交纠葛纷争最少,其外交博弈地位就相对最有利,也只有这样才能专注于现实的经济利益扩展从而有望收益最大化。

先成全他国,收益反大

各国孜孜不倦地追求本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在历史荣光、种族宗教情感、意识形态、理想追求与利益计算中备受煎熬,这本是外交博弈中的常态。在外交博弈中,如果有一国的外交决策者,能在此间有过人之处,必将因为地位最超脱、心态最淡定而能不受细枝末节的干扰,从而借力打力,脱身于矛盾焦点之中,进而不断适应局势变化,具有最大的选择余地和行动自由,最终将外交大势导向对本国最为有利的局面。中国在中亚经略时要秉承先成就他国,事事为他国着想,处处关心他国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宗旨,跟区内所有的国家都成为朋友与合作对象,从而促成相关诸国利益趋同,而利益趋同的总汇点就在于中国,最终则可实现成全中国自己的目标。

在中亚这种国际交通要道地区,集地缘政治矛盾、宗教矛盾、种族矛盾、政治矛盾、文化矛盾和经济矛盾于一身的外交敏感地区进行经略,需要对外交利害关系和外交权力结构有恰如其分的深切领会和精细操作。对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这三个与中亚有密切关系的毗邻大国,中国应投其所好,因势利导。中国在中亚地区的经略过程中要有更大的耐心和韧性,看得长远才能行得更为久远。伊朗要保持与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特殊关系,这完全可以理解;土耳其要在中亚突厥语系四国占有种族情感和语言文化优势,这也完全可以理解。中国应注意避免越过俄罗斯的次序去表态,毕竟俄罗斯在中亚还是占有利益优先的地位,而中国应该尊重这种形式收益而去追求实质收益。

如果俄罗斯对设计中俄印三边外交合作框架的设想继续有兴趣,或者有兴趣设计美国战略家最担心的中俄伊印四国同盟,那是另外的战略框架。该框架应以南亚次大陆地区为核心,与大中亚合作组织类似,设计成大南亚合作格局。伊朗在历史上与南亚次大陆渊源颇深,莫卧尔帝国的统治集团就是讲波斯语为主的穆斯林。

总而言之,中国在中亚地区要尽量显得一无所求,事事为他国着想,所追求目标要通过间接调动其他国家的利益追求去达成。中国在中亚地区不驻军、不干涉的同时,应积极反对他国在中亚地区驻军,反对地区外力量对中亚地区的干涉,静观中亚周边接壤大国去追求自古以来、自然而然的势力范围,从而使自身远离地缘政治斗争焦点和外交矛盾中心,使中国最终获得合作联盟内仲裁者和平衡者的优势地位,继而专注于经济利益的自然扩展从而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十九世纪的均势外交大师,奥地利帝国首相梅特涅有云,化解他人的利益,比急于实现自身的利益更为重要。这句话放到当前中国的中亚经略中,可以深化解释为,成全他人的利益而自身随后跟进,要比主动出击处处竞争更有效率更能皆大欢喜。后发制人,无为而无不为,这正是中国在中亚经略中所要追求的境界。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