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其他

“中美韩”概念框架 —— 朝鲜半岛局势变化与中国政策调整

作为重要的地缘政治缓冲区,朝鲜半岛向来是大国竞逐之地。周边大国环绕,半岛国家也需借力外部大国来“稳舵”。维持朝鲜半岛平衡的天平砝码,传统上分别是中国和美国。不过,去年(2013年)韩国朴槿惠政府提出用“中美韩”概念框架来取代“美日韩”框架,以期解决朝鲜半岛和东北亚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朝鲜半岛局势的微妙变化,其背后潜伏着新一轮国家关系的调整,并孕育着可能的疾风暴雨。

 

一、 “中美韩”概念框架

朴槿惠上任以后,着眼于解决半岛无核化与南北统一问题,并为此提出“中美韩”概念框架,希望藉由美国和中国的支持,韩国能华丽变身,由“鲸鱼之间的虾米”进化为“海豚”,在东北亚和平中发挥愈益主动的作用。至此,韩国的对外政策由传统上依赖美国转为走近中国,希望中国在朝鲜半岛事务上发挥更多作用;而朝鲜半岛的核心变数由上世纪的美苏关系转为今后的中美关系。

朴槿惠上任后选择先访问中国,一改先日本后中国的惯例。与此同时,2013~2014年期间,中美韩三国在韩国的推动下已经开展有六轮高层次的学术与外交战略对话,讨论朝鲜半岛事务,“中美韩“概念框架业已引发韩国各界热议。不仅如此,2014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韩国,改写了中国“先北后南”以及单独出访朝鲜半岛一个国家的出访规则,真实地诠释了中国对韩国提出的“中美韩”概念的姿态。

 

二、韩国提出“中美韩”概念的考量

韩国要实现民族统一,从长期来看是朝鲜民族内部的认同,故朴槿惠在访问德国时,提出构建朝鲜半岛南北和平统一的“德累斯顿构想”,即“优先解决南北居民的人道主义问题”、“为南北共同繁荣构建民生基础设施”和“恢复南北居民之间的认同感”。为此,朴槿惠在2014年7月成立了隶属于总统的韩国统一准备委员会,虽然韩国早已就有隶属于政府的统一部。根据朴槿惠的计划,这个委员会将包括来自私人领域和民间组织专家以及国家安全、外交事务、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的专职人员。在公共参与下,这一委员会将寻找与朝鲜扩大对话、加强私人层级交流的方法,为朝鲜半岛的统一提供系统性和建设性方向。

 为实现“德累斯顿构想”,韩国加强了统一教育,提高国民对统一的认识,逐步逆转此前其国民对计算“统一费用”的消极认知,力促国民对统一的共识,并把对统一的共识扩散到周边国家。与此同时,韩国全方位推进“德累斯顿构想”。2014年2月,朝韩双方在朝鲜金刚山实现了第19次离散家庭聚会,总人数达813人,离第18次聚会相差3年4个月,主要是因为朝鲜炮击延坪岛而中断;在南北双方政治上仍然对立的状态下,离散家族聚会的举行,说明人道主义在改善南北关系过程中仍然发挥着特殊作用,血浓于水,得人心之事总能走得远。当前为改善朝鲜婴幼儿营养不良状况,落实“妇幼保健千日计划”,韩国正在与国际机构就合作方案展开协商,并就帮助朝鲜弱势群体问题,向相关民间团体征求方案。

除离散家庭聚会外,韩国力推与朝鲜的经济合作。首要就是强化推动工业园区合作协议,并于2014年8月份戏剧性地与朝鲜达成开城工业园区的合作,实际上解除了因2010年“天安舰事件”而实施的对朝“5•24”制裁措施:即除了开城工业园区,停止一切南北贸易,禁止对朝鲜进行新投资。一份来自2014年5月韩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民调显示,近九成的韩国“北韩及统一问题”专家认为,应放宽或取消“5•24”制裁措施。这基于三点考虑:推动南北经济合作项目取得进展;缓和南北关系;制裁同样使得韩国经济受损。基于这种背景,韩国加强与朝鲜的经济合作,不仅是为“南北共同繁荣构建民生基础”,更有其政治考量。

此外,考虑到朝鲜因政治立场拒绝接受“德累斯顿构想”,也长期拒绝来自韩国政府的经济援助,韩国政府广泛支持民间团体对北支援。韩国还将对朝援助从过去有限的民间援助,最近扩大到农业开发、山林绿化、病虫害防治、疟疾防疫等领域,并在考虑制订韩朝间的大规模社会基础设施、改善居住环境、增设小村公路等方面合作方案。目前韩国政府正在对罗津-哈桑物流项目韩国考察团第二次访朝、文化遗产和体育领域的社会文化交流活动提供一系列支持。

追求南北统一和引领民族飞跃,是韩国的战略考量和国家之梦。但当前韩国最现实的关注,还是朝鲜的核问题,因为它不仅会对韩国构成直接威胁,还会引发朝鲜半岛的动荡不安。朝鲜战争结束时,签订的只是停战协定而非和平协议,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南北双方之间仍然处于交战状态。此外,朝鲜和韩国都自称为其民族的真正代表,皆声称有朝一日“吞并”对方而实现国家统一。从这个角度来说,对韩国而言,朝鲜的核武器意味着绝非朝鲜所言只是为能源所需,它是朝鲜保卫自己和从肉体上毁灭韩国的有力工具。诚然在韩国的军事力量相比较与朝鲜占绝对优势的今天,没有相关大国的鼎立支持,朝鲜对韩国的军事打击无异于“自杀行为”,但核武器的存在,在南北双方尚未统一和朝鲜半岛走向依然不明的情况下,仍然是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有可能引发半岛的动荡不安,或将半岛重新推回刀光剑影之中。

从韩国眼前和未来的需求出发,朴槿惠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历史上,中国与朝鲜半岛联系密切,多次应半岛的请求派兵平定其内乱,充当朝鲜半岛的安全保护者。当前中国仍雄踞影响朝鲜半岛的头号国家之位。相比较而言,美国与朝鲜的关系剑拔弩张,对朝鲜也颇为不屑,但除军事手段外,美国缺乏影响朝鲜的有效方式,美朝之间尚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交往有限。相反,中国不动声色,举手投足却让朝鲜极为在意,因为后者的粮食与能源等重要物资主要来自中国。不仅如此,朝鲜半岛周边国家关系走向,也加重了中国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影响力。冷战结束,苏联解体,而美日韩同盟关系依旧,朝鲜处于相对孤立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中朝关系的走向,对朝鲜半岛事务具有风向标式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1992年中国与韩国正式建交时,曾对韩国提出平行发展与朝鲜关系的要求。最后,也最为重要的是,中韩关系蓬勃发展,当前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韩国第一大贸易国、最大的出口对象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最大的外贸投资国、最大的人员往来对象国以及最大的海外留学生来源国,中韩货币自由结算,韩国计划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项目。经济上的接近与活力,逐渐吹散了冷战时期意识形态对两国关系的束缚,韩国“重新发现”了中国的魅力与影响力。

但凡国家走近,无不是国家利益的驱动。朴槿惠政府对中国的亲近是国际政治的“自然法则”,因为对韩国而言,无论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还是朝鲜半岛的统一,中国都是左右结局的关键因素,其重要性或许将超过美国,尽管后者是其安全保护屏障和传统盟友。朴槿惠上任后,将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置于其施政的重要位置。毕竟,韩国要在东北亚事务中独当一面,只有强大和统一的朝鲜半岛才可以做到,因为“朝鲜半岛周边的国家都是朝鲜或者韩国独自难以对付的”。因此,民族统一就成为“硬道理”,唯此才能摆脱朝鲜半岛的非正常状态,从根本上治愈民族伤痛。

三、中国拥抱“中美韩”概念框架的取舍

就中国而言,与韩国走近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战略调整。因地理接近,朝鲜半岛向来是中国安全的消震器与缓冲区,可谓“唇寒齿亡”。正因为如此,在历史上中国才会多次出兵扫平朝鲜半岛内乱,这诚然有朝鲜半岛方面的请求,但中国绝非是为他人火中取栗。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在1950年才会推迟关于台湾地区的计划而出兵朝鲜,而这种推迟因美国将航母开到台湾海峡而无限期地搁置。朝鲜战争,中国牺牲的不仅仅是众多志愿军官兵的生命、台湾地区回归祖国大陆,还有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国与美国从此形同陌路,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逐渐消融隔阂,中美关系逐渐回归正常。因此对中国来说,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并非词不达意的外交辞令,而是鲜血书写的国家意志表达。

然而,近年来朝鲜的核计划,不仅让中国为此所引发的风险背书,而且损害了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上世纪90年代初朝鲜发展核武器计划被曝出,后经各方斡旋与美国达成框架协议,朝鲜冻结核计划,美国及他国为朝鲜提供能源。然而,2002年朝鲜再次被曝出核计划,从此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它不但已进行三次核试验,并计划继续进行第四次核试验。朝鲜发展核武器,固然有其考虑自身安全感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其国家的既定战略目标。朝鲜动了发展核武器念头,最早是在朝鲜战争中美国计划使用核武器的威胁,美朝对峙和美对朝敌视为朝鲜提供了发展核武器以自保的动力,但一路走来朝鲜已经为核武器赋予了更多的内涵和期望,至2012年4月13日朝鲜通过其后的宪法,明确表示自己是有核国家,发展核武器已成为朝鲜“改写历史”之笔,不仅要制衡周边大国,而且要确立对韩国的军事优势和确保北南统一的主导权。

朝鲜发展核武器,在某种程度上置中国国家核心利益于不顾。对于中国来说,“唇寒齿亡”的地理位置让中国无法忽视朝鲜半岛可能的“风吹草动”,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历来居于首位。朝鲜发展核武器,其最直接的后果是引发日本、韩国甚至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期望“拥核”,进而造成周边安全环境的急剧恶化。不仅如此,为保自身安全,朝鲜一次次地将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地点越来越靠近中国边境地区,认为美国因顾忌中国而不会对中国的边境地区发动军事打击。但对中国来说,东北地区不仅是重要粮仓,还是重工业基地所在,更为可怕的是让东北一亿多国民暴露于核试验泄露的高风险之下,更别提因为核试验而引发可能的美朝军事对峙以及朝鲜难民涌入对中国和平与经济运行所造成的潜在消极影响。朝鲜在发展核武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它对中国国家核心利益也就越来越漠视。

回眸历史,中朝之间具有传统友谊,上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中国人民的鲜血浇铸了两国之间的友谊之花,战争结束之后中国方面从朝鲜撤军,1961年还与朝鲜签订了《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对其可谓“两肋插刀,鼎力相助”。反观朝鲜的核计划行为,只是试图让中国为其“玩火”行为的风险背书,拒绝理会中国对其核试验的坚定态度及严正立场,更谈不上有效协商,甚至多次清理其国内“知华派”。

造化弄人,世事难料。朝鲜半岛事态的持续发展,特别是朝鲜的核武器计划,推动中国国内对朝政策展开激烈讨论。对中国来说,一个和平、稳定、与中国保持良好双边关系并考虑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的朝鲜半岛更为重要,即保证和深化中国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利益,这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五点: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领土与领海争端;朝鲜半岛无核化;确定外国军队撤出朝鲜半岛时间表;中国在朝鲜半岛重建工作中必须有相应的经济利益;中美之间和中美韩之间签署相关协议。

继续深化在朝鲜半岛的战略缓冲区,中国携手韩国建构“中美韩”概念框架的尝试,中韩两国都萌发出发展类似同盟关系的热情。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韩国,积极回应韩国关于朝鲜无核化立场和朝鲜半岛统一立场,双方在首尔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大韩民国联合声明》,中方积极评价韩方致力于改善南北关系,并表示支持半岛南北双方通过对话改善关系,开展和解合作,尊重朝鲜民族实现半岛和平统一的意愿,支持半岛最终实现和平统一。 这是中国第一次在韩国就朝鲜半岛统一问题表态,可以看作是中国对韩国朴槿惠政府的实际支持,也将两国关系的发展推向一个新阶段。

四、 影响建构“中美韩”框架的复杂因素

 总体而言,中韩都有发展“中美韩”概念框架的愿望,但好事成真,可能还需“披荆斩棘”。最直接的障碍是中韩两国的互信建构和认知差异,中韩国内都有质疑和担心“中美韩”概念框架的声音。在韩国部分民众看来,中朝之间的传统友谊和历史上中国对朝鲜的支持,让中国对韩国的热情显得“诡秘”,因而韩国要保持美韩军事同盟,同时在中美之间游走才是“正道”;而在有些中国人眼里,韩国 “看美国眼色”让中国颇不舒服,韩国在军事上“抱紧美国的大腿”,美韩军事同盟是冷战产物,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针对的不仅仅是朝鲜,还有中国;韩国与中国的走近,经济优先于政治,中韩关系是“先做生意后做朋友”,韩国经济方面与中国逐步一体化,经济联系密切,但美韩同盟是其对外关系基石, “美眼 ”决定了中韩关系发展限度,韩国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游离立场,更决定了“中美韩”概念框架的难度。总之,作为昔日战场上的对手,要想走近,绝非一朝一夕一蹴而就之事。在此背后,既有情感上的认同问题,也有中美战略竞争因素。

 

不仅如此,最坚固的障碍极有可能是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中美韩”概念框架的进一步发展,必须解决韩美关系与中韩关系以及中美韩关系能否同步发展的难题。具体来说,其一,中美在亚洲的战略竞争。当前美国重返亚太,有两个支柱,即中国南海问题与东北亚问题,针对中国的色彩极为浓厚。中美两国在安全方面存在信任赤字。此外,美国还支持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支持日本军事作用的扩大,并且要求韩国参与针对中国的美日韩军事同盟。其二,朝鲜半岛无核化对于中韩的涵意不同。中韩在朝鲜半岛无核化方面有一致利益,但两国在怎样让朝鲜放弃核武器的方法与手段方面存在差异。对于韩国来说,无核化是目标,为此不惜一切手段,包括“朝鲜崩溃”,美韩之间有多项针对“朝鲜崩溃”的方案。对于中国来说,同为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还是中国多次为之浴血奋战之国,对中国具有战略利益。中国是否在自身战略缓冲这一国家核心利益没有得到确切保障之前,就放弃朝鲜,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中国自然会谨慎考虑。实际上,中国一直在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以及朝鲜的政权稳定之间寻求相对均衡,这是中韩两国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最大差异之处。 对于中国来说,在朝鲜半岛的首要战略利益是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朝鲜半岛局势一旦出现动荡,首当其冲的必然是中国;其次是朝鲜半岛通过和平方法实现统一;中国还要避免朝鲜半岛出现损害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的局势和政权,深化在朝鲜半岛的战略缓冲区,这是中国拥抱“中美韩”概念的国家核心利益所在。

当前,“中美韩”概念已经启动,朝鲜半岛的国际关系也出现了微妙调整,“敌我”界线重组,传统意识形态纽带正逐渐让位于国家利益阵线。朝鲜历史上曾是中国的“朝贡国”,也是曾与中国结成“血盟”关系的国家,但同为民族国家,国家利益的考量将超越不计一切代价的“盟友”关系。朝鲜发展核武器的目标,令它与中国渐行渐远,甚至向其宿敌日本发出和解信号,朝鲜资深外交家金永南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称,“(朝日)两国地理位置很接近,变‘近而远的国家’为‘近而近的国家’是我国一贯坚持的立场”。为此,朝鲜主动伸出橄榄枝,向日本通报有关绑架日本人质事件的情况,并称朝鲜发射导弹不针对日本;日本“投桃报李”,解禁对朝鲜制裁,日朝关系出现暖意。不仅如此,朝鲜还声称已经拓展与欧洲、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试图摆脱作为大国博弈中的“棋子”身份,以“棋手”身份参与塑造东北亚政治格局、撬动大国之间的博弈。

中韩握手,宿敌日朝之间也出现暖意,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无暇他顾。当下东北亚局势仍不明朗,能否搭建“中美韩”框架以取代“美日韩”框架,最为关键的还是中美两国互动,特别是中美两国能否达成关于朝鲜半岛的框架协议,这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中美两国在半个世纪前曾为朝鲜半岛兵戎相向,但全球化的发展态势已令两国相互依存,经济共生现象日益明显。对于美国来说,一个持续发展的中国已经不是其能够遏制的对象,它能做的充其量只是限制中国的发展步伐而已。在美国“重返亚太”的言辞下,漂浮着诸多夸大成分,或许美国想要做的,只是维持其在亚太的领导地位。所谓的“修斯底得陷阱”(即后起大国挑战既有大国),主动权更多地掌握在中国手里,而且历史上英美两国权力的平稳转移,也证明这个陷阱更多地源于人们的意念。当下中美两国都很难想象再为朝鲜半岛打一场战争,中国关注的是美国在“三八”线以北驻军,以及朝鲜半岛投向美国的怀抱而已。对于这一点,韩国有着清醒的认知,如果它想取得中国对朝鲜半岛统一的支持,就必须考虑中国的感受。国家利益的互惠与相互让步,是国际关系的通行证,中国大可就自身所关心的核心问题以及朝鲜半岛的未来安排,与韩国和美国达成协议。其实,早在中国当年从朝鲜半岛撤军的时候,就应该就上述事宜作出安排。况且,近年来中美之间也曾有共同应对朝核问题的先例,且对中美关系的顺利运行起到稳定器的作用。

 实际上,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突然有事”的情况下,有着诸多一致利益:如对朝鲜核武器的管理与控制,又如怎样共同撤退侨民和应对难民潮等。面对前述问题,美国近年来一直通过各种渠道试探中国的态度与反应,只是中国出于各方面考虑大多予以沉默应对。中国应该找个合适的渠道与时机与美国就上述问题坦诚交换意见,并就朝鲜半岛甚至东北亚的政治格局作出安排,达成一致。相较于南海争端而言,中国更有把握与自信掌控东北亚格局,与美国达成战略协议。毕竟,大国博弈与大国协调是塑造国际格局的主要力量,综合实力仍是国际政治的“硬通货”。

中国已经迈出了调整朝鲜半岛政策的一步,当前的关键是有无决心和预案应对可能的国家关系变换风暴。在实力之外,决心和勇气更显可贵。踌躇不前和半心半意的行动,会浪费稍纵即逝的战略良机。对中国来说,可怕的不是朝鲜的改变,而是伴随朝鲜半岛局势改变而中国尚未能有力把控局势和有效维护与拓展自身国家核心利益。怎样利用韩国外交的新取向和“中美韩”概念框架,切实维护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国家核心利益,进而达成中美之间的战略协议,这才是中国的大战略所在。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