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其他

中美达共识,促巴黎气候协定

    12月12日,经过多日的艰苦谈判,《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近200个缔约方终於在巴黎达成协议,一致通过《巴黎气候协定》,这也意味着在经历了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的完全失败之后,已於2012年生效的《京都议定书》终於等来了继承者。

取代京都议定 实现求同存异
    随着《巴黎气候协定》在2020年生效,全球将进入新的时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气候协定》将成為撬动全球政治的新支点,在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科技等各个方面给人类社会带来全新的冲击。
   《巴黎气候协定》的通过来之不易,自2007年12月,印尼会议启动替代《京都议定书》的谈判进程,至今已经过了8年;自1992年里约热内卢会议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人类开始就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进行全球范围谈判,至今已经经过了23年;而自1827年法国科学家让‧傅立叶首次提出温室效应理论以来,人类对於应对气候变化的思考已经经历了188年。
    此次《巴黎气候协定》的通过有三大意义:
    第一,人类社会终於找到了全面、综合有力度的协议以取代早已失效的《京都议定书》。此次达成的《巴黎气候协定》共29条,包括目标、减缓气候变化、适应气候变化、损失损害、资金与技术、能力建设、增加透明度和全球统筹等多方面内容,不仅具有宏大的目标,而且具有分解的、可操作的路径,实现了人类多年来寻找全面、综合有力度的协议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夙愿。
    第二,《巴黎气候协定》的通过实现了「求同而存异」的原则,最终协调各方达成一致。2009年的哥本哈根会议之所以失败,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存异而不求同」,由於各个国家的地理、气候稟赋不同,发展阶段不同,能源消费结构不同,资金和技术水准不同,因此近200个谈判方所持立场也差异极大:既有对环境变化非常敏感、主张激进的「岛国联盟」,也有对全球变化乐见其成的俄罗斯、加拿大的「北方联盟」,既有背负着碳排放的歷史债务但不愿在资金和技术转让上作出让步的欧盟等发达国家,也有由於经济发展,对碳仍有很大需求的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
各方自主贡献 发达国助发展国
    在以往的谈判中,各方无不挥舞着虚伪的「气候正义」之剑指摘其他方,為本国的利益服务。在此次会议中,各个谈判方终於实现了「求同而存异」的原则,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这个最大的共同问题面前达成了初步的一致。
    第三,《巴黎气候协定》提出了「自主贡献」这个切实可行的实现路径。根据协定,各方将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发达国家将继续带头减排,并加强对发展中国家在资金和技术转让方面的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全球气候变化。这一方式避免了各方多年来围绕「共同但有区别」减排原则的争吵,给出了各方切实可行的行动路径,也有助於《巴黎气候协定》最终形成一份持久有效、公平合理、全面参与的并具有约束力的协定。
    尽管《巴黎气候协定》已经达成,但对于如何将协定变为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行动而言仍只是个开始。如果将协定比作一张桌子的话,那支撑这张桌子的4条桌腿就是科学评估、减缓及适应气候变化、技术开发和转让、资金援助这四大问题。而谈判各方对於这4大议题存在多年的分歧,也将成为落实协定的挑战。
4大议题分歧多年 有待解决
    目前对于全球气候的科学评估问题,各国科学家远未达成一致,对於全球温度升温的机理和控制升温目标也仍在争吵之中。比如,欧盟国家认為,到2050年,将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这一目标是合适可行的。而有科学家则认為北极地区的温度上升幅度将远高于全球,北极地区的迅速升温将使冻土地带中冰封的甲烷气体释放,这又会使气候系统进一步升温——这种恶性循环最终将使升温控制的目标成為「科学幻想」。面对气候系统的升温,全球的洋流和季风也将发生变化,这将最终影响全球水资源配置的格局。
    与「北极甲烷说」类似的还有「深海地震说」、「尘埃说」、「太阳黑子说」等,科学界对於全球升温机理各执一词,这也意味着控制全球气候变化的目标、评估以及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基础没有打牢。
    在资金扶持问题上,各国也因為援助的数额、责任以及增强透明度等问题争吵不休。在以往的国际气候谈判中,发达国家关心的是以温室气体减排為代表的减缓气候变化问题,而发展中国家所关心则是适应气候变化的技术转让与资金扶持。一方急需发达国家提供先进技术用於提高能源效率、开发可再生资源,而发达的另一方坚持认为,技术属于专利不能随便转让。
    在法律约束力问题上,很多国家认为如果经过如此漫长的谈判还不能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是不可接受的。而有的国家因為国内政治的原因,希望能够在法律约束力方面分别对待。
    当前,煤和石油仍是全球的主要能源,正值全球油价低位运行的周期,可再生能源技术、煤和石油的清洁应用技术在成本上居于劣势的情况,将长期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应对发展中国家出于经济发展的目的而不断增强的能源需求,将成為落实协定的一大难题。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碳排放的两个主要大国,在中美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巴黎气候协定》是不可能顺利通过。人们可能还记得2009年胡锦涛主席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峰会,而美国代表迟迟不出席大会闭幕会议的一幕,中美两国的不合拍也预示了当年哥本哈根会议的完全失败。而在此次巴黎气候会议之前,中美两国就共同做足功课,2014年、2015年,中美两国元首两次发布了应对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共同宣布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和目标。
    在多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都成為了中美战略合作的新亮点。中美在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的一致是此次《巴黎气候协定》最坚实的基础,尤其是在自主贡献的原则下。
未入雄心联盟 华减排雄心显见
    在巴黎会议即将达成协议的关键时期,西方媒体拋出了包括欧盟、美国和79个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国家在内的「雄心壮志联盟」(High Ambition Coalition),将中国排除在外。但这个疑似「抢功」的做法并不能掩盖中国在全球气候议题上的领导力。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能源强度在不断下降,2014年以来中国的煤炭进口、生产和消费都出现了显著的下降,到2020年中国将使可再生能源比例占到中国能源总消耗的20%,从而超过欧洲。这一系列的做法都表明,中国才是应对气候变化中最有雄心壮志的那一位。
    在中美两国的共同推动下,一个包括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科技在内的巨大的全球气候「大蛋糕」正在形成,《巴黎气候协定》的达成仅仅是一个新时代的起点,中美两国通过气候问题撬动全球政治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怀畅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战略分析师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